芋头信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400|回复: 0

鳌太遇险记:刻骨铭心,魂惊胆颤2019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063
发表于 2019-9-9 15:1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您好,朋友,我很高兴能在这儿与您相遇。


  回首那年鳌太穿越,一景一物,我历历在目,终生难忘。文中记录了我与三十八名队友鳌太一行,其《迷失麦秸岭》、《被困水窝子》、《惊魂2800营地》、《历险九重石海》等情节,图文并茂,言简意赅,真情实感,全篇结稿约9000余字,深受同行队友、各界朋友的赞赏与支持。当起稿该篇游记时,我出发的初心,完全是为了缅怀那年鳌太一行,以及对生死友谊的记录,其中“2800营地队友病危”一事,更是让我留下了终生的愧疚与遗憾。
  鳌太线于2018年4月16号宣告全面禁止穿越。对无缘该线而留遗憾的驴友们,这里我将与您同行那年穿越,一起探访鳌太的天堂与地狱!
  
鳌太线风景摄影
  
  

  
  (队友晓风残月 摄影作品)
  
正     文
鳌太穿越前一天,中华大江南北,各省驴友古城西安莲湖公园北门聚集一处,各个重包全装,遮巾戴帽,铜脚铁鞋,精神抖擞,信心坚定,形成了一道特色靓丽的人景画卷。

  下午五点时坐那宇通巴士抵达鳌山村落。晚餐时候,只见那厨房里多了晓风哥、小黑哥、阿勇哥三人,厨头灶脑,技艺精湛,烹出那农家八道炊金馔玉,三十八名驴友如梁山好汉聚义,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,你说我笑,气氛活跃,热闹非凡!
  
  出发前的晚餐
  白花花的馒头,拳头大小,麦香十足,萦绕鼻端,令人垂诞三尺。那顿我下肚了七八个,临行前有如此美味,实在舒坦!
  
  狼牙小黑土豆、沃克、佛缘大哥
  
深夜,鳌山上持续不断的电闪雷鸣,让我多了几分不安,但依然想遇见最好的自己,对梦想的向往,坚定不移,勇往直前。
黎明前,我们匆匆吃过早餐,各自身驼大包,头戴亮光,群情激昂,迫不及待得冲向鳌山。来到山脚入口,队友们纵队一排,摸着蜿蜒山路拔高而上。我从未有过在这夜色山路的妙旅之感,累并快乐着,因为心之所向!
山间夜色,我与黑哥、阿勇哥等人在前队探路,因队友众多,各自体力、负重相差甚远,队伍压制不住,大排长龙,愈来愈散,三五成群,各队攀行。
  
  狼牙小黑土豆与队友们
  
  杨东(文中的东哥)
  
2900营地时,遇到歇脚的佛缘大哥,他已有近二十年的户外经验,身材高瘦,英姿焕发,嗓音磁而有力,给人一种气宇轩昂,风度翩翩!加之走鳌太前,他曾跳水救人,更是赢得队友们的信任与称赞。不久一个身穿青黄衣的队友走来营地,坐我跟前,兴奋得打开塑料袋并送我眼前,“沃克,我刚采了很多蘑菇,你闻闻,还很香!”他笑着对我说道。这是勇哥初次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,年壮气锐,性格开朗,为人亲和,相处舒服。之后我与佛缘哥、勇哥他们两人结伴攀行,勇哥更是承担了我们三人的拍照重任,留住了那些一幕幕美好的画面。
  
  瑞云、佛缘大哥、冷月孤云(文中勇哥)
  
  领队张哥、鞋姐
  
  
  领队张哥与队友们
  
  手S包菜
  
  冷月孤云(文中的勇哥)
  
中午两点多,历经艰难拔高路,令人疲惫不堪,刚到盆景园营地,不巧大雨倾盆,好在不久天晴,风光无限,美景醉人!然而意想不到,前队九人脱离了队伍,赶往药王庙处安营扎寨。
  
  随风、神仙
  
  盆景园营地
  
  冷月
  
  沃克(本人)
  
  随风
  
  日落西山
  
夜晚,淡淡发光的银河横跨整个夜空,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,犹如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的屏幕里,醉人回味,浮想联翩。
渐渐地,我陷入这沉思之中,突然之间,又非常激动地想要做那颗最亮的星!

  
  
鳌太穿越的第二天,上午七点时晨雾散去,领队张哥组织全员捡了垃圾,还了绿野青山。
  
  沃克
  
  高跟鞋、晓风残月
  
  沃克、狼牙小黑土豆、手S包菜、聚宝盆
  
  盆景园营地集体清山合影
  
  沃克(本人)
  
  佛缘大哥、自游大哥
  
  神仙
  
  病毒、神仙、随风
  
  随风
  
  神仙、随风
  
  葫芦可辟邪、亦可装云酒
  
  佛缘大哥、勇哥、沃克
  
  随风、神仙
  
远处山坡,升腾着神鬼莫测的氤氲山气,如一副神奇的轻纱帷幔,精致而婉约地绘成了一副山水画卷,别样的情趣,万般风味,不知是人在景中走,还是景随人流动。
  
  或是晨光初照,或是烈日当头,又或是团雾笼罩,在中华龙脊上的行走,蓝天、白云、石海、轻风、草甸、鸟鸣、葱香……幕天席地,心旷神怡,一曲幽远的天籁交响在我的心底里徐徐升起。
  
  
  
  手S包菜
  

  我们激荡的心情,情不自禁得手舞足蹈,舞啊~舞啊~舞啊!放飞了自己,快乐已不能用言语表达,似乎每一滴热血都在跳动的欢畅着。梦想,并不奢侈,只要勇敢地迈出第一步!
  
  尬舞视频/鳌山风景视频
  
  狼牙小黑土豆、阿勇、冷月孤云、沃克
  
  佛缘大哥、沃克
  
  导航架清山小分队合影
  
  神仙
  
  
  佛缘大哥
  
  前队七名队友合影
  
中午约两点抵达药王庙,这儿的景色,怪石嶙峋,宏伟壮观,真所谓鬼斧神工,天造地设,叫人叹为观止!不一会儿 风卷云涌,乌云密布,匆忙赶路。途中大雾时,有一队友似乎高反,引起身虚体弱,在领队张哥的安排下,我分担背负了那名队友的几斤装备。
  
  沃克
  
  莲、糊涂大哥、冷月、魔法兔
  
  沃克、冷月孤云
  
  失物招领 :拼了、姐妹!
  
  随风
  
  
  糊涂大哥
  
  代立万
  
  
突然,倾盆大雨忽至,它来的是那么仓促,来不及披套雨衣,衣物打湿,鞋子灌水,这或许只是天意,但一定是非常糟糕的开始。
  
  突遇狂风暴雨
  
突遇狂风暴雨
  《迷失麦秸岭》一个小时后,走至麦秸岭,这段蜿蜒山腰路一米余宽,左边紧贴山腰,右边万丈深渊,山路泥泞不堪,一不小心,就会滑掉悬崖摔得粉身碎骨。天不作美,山路愈难走,天气也愈恶劣,狂风怒号,那座峻峭的山峰在缭绕的云雾间变得若隐若现。
  
  麦秸岭山路
  此时,我们小队商量片刻后,任风雨交加、雾气腾腾,勇踏羊肠鸟道。虽山路崎岖泥泞,举步维艰,但我五人纵队一排,秩序井然,肝胆相照,我则跟后收队。
  
  大风大雾
  
大雨导致了山腰几处泥石流,当渡一处极险地带,断路约分离两米长,仅有一块半米于宽的石块悬架山腰,石表沾满了湿滑的泥土,它下斜30度向崖,崖下面乱石堆积,,我有些恐慌,雾愈浓能见度也愈低,五米之内队友的身影已经模糊了。我牙口一紧,右杖稳扎在那石表上,纵身一跳,左杖撑前路,说时迟,那时快,右脚蹬,左脚跃,然而重心失衡,左杖被我拦腰踩断,我的心脏像兔子似的嘣嘣直跳,黔驴技穷,惯性扒扣在石岩上,割破了手指,才幸免渡了一难。
  
  迷失“白毛风”
  七上八下翻过几处山腰石海,碰面中队六人,在我之后三人也追赶而来,终抵达麦秸山脚下,此时三五成群,十四人共堵一处,寻不见那主路,众说纷纭,各执己见,狂风骤雨似乎犹意未尽,反而变本加厉,愈演愈烈。
  
  迷失麦秸岭
  
几名队友扶摇而上,直攀石海,探找主路。我与佛缘哥、勇哥三人爬至半山腰,紧扒大石奋力喊问顶峰路况,只听得大风咆哮。
  我惶恐不安,按着手台紧急的呼叫领队,杳无音信,只听见手台里那慌张地声音:“有人高反了,衣服也湿透了,有些失温!请来人援助!请来人援助!”   更为雪上加霜,我的手台这时警报响起,竟电量不足。此时,我回头下望,岭下八人也各探主道,寻求生路。我们三人生死同行,但并未采取冲锋直上,而选择摸云探雾,进行右切山腰石海,此时另三名队友追赶而来,紧跟其后。手台里再次传来队员绝望般的呼救:“这就是人性,没人救得了!没人管你死活!” 久久寻不见那主路,我心惊胆慑,不由得脑海浮现出一幕幕生活里的画面,似乎那些美好成了一种奢望……
  我双手紧扶着石块跟着佛缘哥,脚下晃动的石块咣咣作响,我谨慎地翻过石海一重又一重,突然,咚!咚咚咚!一石不稳,我狠狠地侧摔使石块接二连三垮落,我的脑海死神浮现,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,吓得膛目结舌,但凡一动,小命不保。勇哥凑巧这时看见,吓得“啊!”一声,看石块没了动静赶忙跳来搀扶,庆幸大石下顶,我才呼出了那口气。此后谨小慎微,石表苔藓没有丁点人类踩踏痕迹,一张救生毯蹲卧在巨石深缝,仿佛他埋头藏脚,双手抱怀,紧裹其中,或许要不了多久,再找不到那主路,为了活着,我行为也会这样。终右切石海尽头,抵达山坡草甸,仿佛有人常在此迷失踱步,那条山路渐隐渐现,延至下山方向,三名队友也陆续追来,被风雨蹂躏的瑟瑟发抖,哆嗦着嘴唇,商议着顺道而下,摸寻生路。这时佛缘哥告知我们追其顶峰,因异议再次分歧,我们踩着层层草甸,攀爬了十分钟左右,佛缘哥和我歇脚时,隔雾呐喊三人快速跟来,然而几分钟后,三人没有回音,勇哥这时也没了身影,我内心彻底瓦解崩塌!
  
  迷失麦秸山
  
队友四分五裂迷失在大风浓雾里,细思极恐,极度崩溃,一小时以前,十四人麦秸岭下相聚,然而现在,我与佛缘哥俩人面面相觑,怎奈阴错阳差,寻见主路,俩人站于山顶久久拼命呼喊其四人,狂风大作,吹得浓雾疯狂乱窜,陌生的风景充斥着哀怨,撕裂的天空蓄积着悲烈,雨泪倾落,失落青年,承受着巨大的无奈与绝望……“勇哥!……!勇哥!……!”我嘶哑了嗓子,取出口哨使劲鸣哨,却没想到,那哨音还不如玩具哨那般响耳,一切的一切,无效告终,或许顶风太久,身体一阵哆嗦,饥寒交迫,失温在即,佛缘哥与我追着主路,匆忙下撤。此时我内心悲喜交加,喜于生命重现希望,自己倒有了苟且偷生的机会;悲则队友依然迷失“白毛风”里,下落不明。下撤途中,俩人三步一回头,六奔三声吼,一刻飞逝,忽一股流风灌耳,听得一丝微弱回应,戛然止步,再次奋力呐吼!回音越来越清晰,浓雾里渐渐现了身影,是 勇哥!就是他!真是勇哥!我们三人相聚,欣喜若狂!勇哥惊慌地喊道:“上了山顶我看到一条小路走了过去,以为你们跟我后面,雾太大,我回头就找不到你俩了!”“保持住距离,我们三人不能再走散,好吓人的,知道吗!”佛缘哥严肃说道。此时依然不知那三位情况,我们站在原地等待着,又足足叫吼了二十多分钟,风雨凄凄,无人回应,低微失温,急忙撤离。
  
  沃克、冷月孤云
  
约一个小时,遇见攀峰直上的那几位队友,他们已在临时营地支了帐,我们三人看着这儿不平坦,更处于风口,然后又向下赶了半个小时路程,此时撤达水窝子营地,因走了弯路,费了时间,队友们已有十余人扎营在此,凯旋归来,激动万分,但未见领队。与队员们寒暄过几句,其有一队友 云,披大衣,戴暖帽,笑容甜蜜温暖,至善至美心灵,冒雨相助安营扎寨,一股正能量暖入人心,风里雨里,撑杆弄帐,手脚利索,转眼功夫,帐从地起,装备胡乱塞帐中,脱去那身湿衣,卸掉那双水鞋,换上保暖大衣,取出馕饼狼吞虎咽。五点半已过,外面情况依然那般恶劣,久久裹坐帐中,不禁沉思,迷失的麦秸山岭,悲欢离合,人生几何,万千感慨,也不知我那领队和其他队友们,身又在何处。如天黑前,再撤离不下,恐要失温死在那麦秸野岭……
  
  美驴云
  
下午六时我掀开帐门,勇哥和佛缘哥帐篷支我隔壁,探头望去,天昏地暗,云雾迷蒙,雨变得淅淅沥沥,风一会儿大肆咆哮,一会儿又绵绵柔情。
  不一会儿,帐外不远处似乎传出杖哒动静,我赶忙跳帐查看,他狼狈不堪,步履蹒跚,“你们终于来了!”我兴奋得叫道。
  他惊魂未定,看了看我,目光又扫了扫队友们,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:“我以为我要死在那里了!对活下去已经…绝望了,绝望了。” 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了。接着他又说:“听见你们的叫喊,我们追了过去,但没有找到你们,然后又摸着山路走到了最高处,我们迷失了方向,不敢再走了,而且很冷,手指也冻的麻木,刚准备在那里搭帐篷,糊涂大哥从雾里走来了,是他带着我们三个走了下来,没有糊涂大哥,我们…”
  直到那三名队友平安下撤,我的担惊受怕才雾散云消,至于领队走在最后收队,他曾独自走了好几趟鳌太,我也着着实实松了口气,累崩的我也开始昏昏欲睡……
  
  夜里十点多,狂风咆哮,帐壁四震,我被惊醒,黑暗里的那悬于帐顶的几束亮光,东南西北,摇摆不定。大雨倾盆,疾风怒扫,雨狠狠地打在帐上啪啪作响,犹如千军万马般来势汹汹,咄嗟叱咤,咄咄逼人。风愈猛,我愈怕,提心吊胆,唯恐帐翻,双掌顶帐壁,迎风战数场,风雨不知人疲惫,肆意横行一夜间。最后任由风雨蹂躏,我半醒半睡,凌晨四点迷迷糊糊听得勇哥和佛缘哥俩人帐里止谈风月,津津乐道,时至天亮。
  
《被困水窝子》鳌太穿越的第三天。风雨是彻头彻尾,没完没了,队友们隔帐呐喊报数,最终核实了十八名队友。当过了拔营时间,队友们被困在帐里无计可施,我更是心烦意乱,忐忑不安,吼着嗓子骂天喊地,佛缘哥进我帐中,商议如再下雨唯有下撤,毕竟山永远在这里,命只有一条。兄弟俩人久久困坐帐中,闷烟长谈,从景至情。十二点时,有三队友分道扬镳,因帐篷漏水,暖装湿透,因此冒着风雨,遗憾下撤。其余队友们都安静的等待着,东哥是铁了心似的穿越鳌太,抄着兵工铲,冒着风雨一阵猛操作围帐挖渠排水,做足了准备。登山者那坚韧不拔的脾性,鳌山队友们体现的淋漓尽致,我们不轻言放弃,思想上更多的活动,依然是那份等待,但并不是所有的等待都能如愿以偿,尤其像鳌太这种鬼天气,我久久琢磨不透,百感交集,怅然若失。
  
  被困帐中
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全站友情:虚拟现实

本站是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[声明]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
QQ|Archiver|手机版|芋头信息网-江南乡村  

GMT+8, 2019-9-18 13:37 copy; 2001-2016 备案号:45010502000532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